八点六光年

20181114和你一起行天道里舒服一下的剑气花

整理一点真香之夜的小糖渣快乐一下


花舞剑视角

B站 AV 35984014


P1 11分22秒


词:为什么我平时直播的时候没队,我难得出来打一次JJC就这么多队了呀


花:你直播在散排…你排得到人家啊?


词:不是啊,我直播散排那人家有人在打的啊,都说什么晚上没队什么的啊


花:你排得到人家啊,你这2200的小气纯,哼


词:别别别,笑死,没事情干呀,天天散排,头疼的很


(懂了,你们两兄弟互相看对方直播的)


12分06秒 对面气明


词:也有可能八我,缴你,月大秒你好吧,你稍微小心点


花:那怎么办呢


词:连连看呗,能怎么办,连呗


花:好的,我是太会连了


(乖巧萝北是真滴可爱)


61分44秒 对面气花,这场打满了15分钟,在还剩两分钟的时候,花舞剑突然开始英文倒计时


花:你还有两分钟了,突迷你词


词:上呗,突,突迷你词,上呗突迷你词


花:上呀你倒是


然后萝北开始激烈赶羊


花:春泥给你!打!


花:他八卦还在,柳词小心,有无敌不 


花:one 迷你词!


词:(笑)one 迷你词,one个蛇都没用one迷你词


花:额。。fifty seconds! 快!


词:气纯一刀,快!气纯一刀就完事了!


花:forty seconds!


花:别回来了给我上!


花:额额 twelve seconds 额twenty! 不不我也不知道什么了!


词:没事我有无敌我有无敌别TM说我下无敌直接——


然后就结束了,失败


词:诶?啊?(笑)


(出来之后柳词一直在傻笑,怕是完全被花舞剑的沙雕可爱到了)


P2


21分05秒 对面三毒


花: 我要断奶了,这波必断奶


词:你断呗


花:必断奶,这波必断的必


词:断了没?


词:剑准备一刀啊,这波黏着剑打,你能抓吗,玄水完,必死,死中死,死透的死


花:折页给你了,快去死透


(既没断到也没死透,这两兄弟的骚话可以的)


27分52秒 遇到木月西和日月劫的双明教,开场5s 花舞剑被抬走,懵逼的萝北指责柳词没及时给他落无敌


花:你是不是在划,CNM,别划了呀 

(这句CNM语气真的非常软)(柳词全程一边傻笑一边解释)


45分46秒 词花讨论下赛季的剑气


花:你在蓬莱面前你连头都没资格摇,给我躺下


词:(笑)躺下,上去,是吧


然后讨论体服气纯的伤害


词:两仪两万多呀,四象后的两仪两万多


儒:(困惑)柳词你两仪两万多吗,上次我跟花醉打一个两仪只有1W67


花:他是跟爸爸我打的,劳资有TM兰摧


词:兰摧~兰摧玉折~(笑)


48分36秒 对面秃螺


花:别,别绕进去了,WCNM,我在这呢你往哪绕呢


词:我曹我把和尚看成是你了沃日


花:那你是太狠了


词:(笑)


(五十岁气纯的眼神属实有点问题了)


65分18秒 ,对面剑霸,柳词被对面割据小圈行天道圈住


花:没事,春泥折页


词:折页没给上,我死了


花:给上了给上了 (扶摇跳进行天道)


花:你是太难死了


词:紫气我


花:你是太难死了,今天我,我跟你一起,在里面,舒服一下


词:可以


(这场面太感人了叭)


84分54秒 终于赢了剑藏之后在外面等待排队的萝北很骄傲


花:感觉我奶花,不玩还这么厉害,为什么呀


词:奶花不玩还这么厉害,什么意思啊?


花:我很久没玩奶花了


词:噢,夸你奶花厉害是吧


花:是的


词:NB


花:NB


花:今天好吧,今天这个锅我是摸都摸不着,我看都看不见,不可能在我这


词:(笑)双明教不是你的锅是吧,是明教伤害太高了


花:喊了无敌你不给


词:去你妹的——


花:去你妹的~我半血就喊了


词:五六千血——


花:我一跳起来就半血了,卧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什么东西在打我呢


词:(大笑)


P3


9分22秒 词花聊剑藏和剑霸哪个更难打,柳词觉得剑藏控他控的更久


花:控的久是因为我没让你死,让你死了你还会觉得控的久吗


词:(笑)这样的吗


词花真香

20181114


剑气花


柳词在行天道里被对面剑霸打


“我死了” 柳词说


“你死不了” 花舞剑也站到行天道里 ,“我今天,我跟你。。。一起在里面舒服一下”


(对不起词花太rio了我流泪仰卧起坐)



柳词的26岁生日,花舞剑送了他一个虎牙一号


然而并没有去年那个只送了100个竹子的夜晚快乐


也许他们之间并没有变过,只是我这个旁观者心态变了




201810230点之后的散排相遇

先记一下时间


太甜了简直是新年夜




萝北散排遇到柳词赢了之后,点唱一首狼的诱惑


柳词深情献唱


萝北:I want you


接着不掉线会很强去柳词直播送了高能预警


然后萝北又点了一首佛系少女


柳词:这歌我听过,我怎么说也经常看他直播


(先记着,明天看录屏记完整的)





20181008


词花招募策鲸秀


花舞剑团队打字:长安城结婚


柳词鸽鱼乐傻了



【词花】Family Issue (下)

#RPS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XTM设定的ABO,含飘劫

#很雷很狗血,慎入



柳词做了一整晚纷乱的梦。


起先他梦到了自己22岁的生日,那天最后一节课是学院里的讲座,开场之前柳词坐在后排的角落里,关了灯只有投影屏幕光亮的讲堂里,花舞剑从第一排一级级踏着台阶过来找柳词,他穿着浅色的衬衫,在昏暗的环境中映得仿佛发着光。花舞剑在柳词身旁坐下,轻声对他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渐渐的这位为了陪男友过生日跑来旁听法学讲座的实习医生便靠着小男友的肩膀睡着了。梦里的柳词低头望了一会花舞剑沉睡的脸庞,动作极轻地覆上医生白皙纤细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将一枚银色的戒指套在了对方的无名指上——


梦中场景转瞬切换,柳词自己拿了户口本去民政局和花舞剑领了结婚证的第二天,被弟弟的不懂事折磨到头疼的飘云凌带着这对新人去见父母,他想要长篇大论教训柳词,却又得先和日月劫一起帮柳词在父母面前说好话。柳词握着花舞剑的手端坐一旁,此刻倒是一脸沉稳乖顺的样子,只是他眼神瞥了瞥飘云凌与日月劫,小声说了句什么,离柳词最近的花舞剑听到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梦境再次变换,柳词仿佛梦到了他和飘云凌的少年时代,梦中他看到夜里两个男孩走在马路上,他听到年幼的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和剧烈的心跳声,路灯下的飘云凌半边额上都是血,血流下来糊住了他的右眼,他半睁着另一只眼睛,虽然因为太痛而眼泪汪汪,但还是抽噎着慢吞吞的对柳词说“你别着急,我没事的呀……”


等等……这是飘云凌吗,老飘小时候和人打架可是一个打五个号称XX霸主的呀……


柳词满心的疑惑,他似乎从那孩子有些婴儿肥的清秀脸蛋上看出了一些梁某的影子——


两个男孩走到了一处光照非常亮的场所,长得像飘云凌的孩子不见了踪影,光亮中走过来一个穿着警服的熟悉身影。


然后柳词看到那长的像极了自己的男孩挥手向云母眼打了声招呼:


“你好呀,老干爹!”


卧槽!……柳词硬生生被吓醒了


“柳词你醒啦?”还躺在沙发上的云暮湮听到动静走进卧室,关切地问道 “怎么样,昨晚喝醉了现在头疼吗?“


殊不知柳词还没从刚刚的诡异梦境里缓过神来,乍一看到云暮湮这张脸,更是头皮发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暮湮自然不会知道柳词梦到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喊他干爹的事,只当他是宿醉人有点傻了,便递给柳词一杯水,看他喝了几口才说到,“你醒了就好,你手机没电了,你哥今天早上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不过我也刚睡醒没多久……都没接到”


“咳咳咳……”正在喝水的柳词一阵猛烈的咳嗽,他一想到切开黑的老飘知道了他和花舞剑还能搞这一出,就不由得一阵瑟缩,“……云母眼把你手机给我”


“柳词?”手机那头飘云凌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和往常一样气定神闲。


“老飘啊,你打云母眼电话干嘛呀”柳词呵呵傻笑了两声。


“打你手机打不通,打花舞剑电话他说你昨天离家出走了去找云母眼了……看来说的没错啊”


柳词一脑门的冷汗,他望向站在一旁一脸状况外的云母眼,试图挽回局面“我没有离家出走呀……我就是……我就是和云母眼喝酒喝多了,太晚了就没回去——”


“柳词,家庭暴力严重了是要进监狱的,你以为到时候我会去保你吗?”


柳词对天翻了个白眼,老飘是太爱拿坐牢说事了,从小到大一举例就是干了什么坏事是要进监狱的,监狱里连网都没有……


“不是,我怎么可能家暴花舞剑啊……“


“我管你在搞啥,我今天过会要带日月劫去医院检查好吧,希望等我们回来了你俩都好好的在你们家里呆着了”


“哦——我尽量进去呆着好吧……”


今天的花舞剑还是照常到医院上班了。


把柳词赶出家门到云母眼那住了一晚上的惩罚以及早上向老飘告的黑状,已经缓和了他过分焦虑的心情。他经过妇产科的时候,甚至不由得放慢了脚步,于是便碰见了一个过去学校里熟人:


“花师兄,早上好!” 娇俏的少女热情地向他打了招呼。


“你是……”花舞剑停住了脚步,他眨了眨眼睛回忆了一下“夙浅?你在这里轮班实习吗?”


“对呀,好久不见,师兄一切还好吗?”


“都好都好”花舞剑点了点头,他忽然想起了柳词说过的某段八卦,嘴角不由得弯了起来“说起来需要麻烦你帮我一个忙……”


“诶?” 夙浅有些惊讶,“师兄你请说”


云暮湮坐上了他的警车的驾驶座,准备去上班顺便把柳词给丢回去,正准备启动车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他给女朋友夙浅设的特有的消息提示:


【宝宝】:臭剑纯,你现在和柳词在一起吗?


【云暮湮】:?宝宝你怎么知道的


【宝宝】:刚刚花师兄来我们科室做检查了


【云暮湮】:?


【宝宝】:柳词手机没电了你告诉他一声,花师兄怀孕了


【云暮湮】:??!!!!!


因为事发突然而脑阔发分的云暮湮转过头,看着副驾驶座上一脸困惑回望向他的柳词,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柳词啊,阿浅让我告诉你,你老婆怀孕了”


飘云凌拉开车门,扶着日月劫刚走到妇产科大门前。这时远远的响起了警笛声,一辆警车呼啸而来,猛的停在了医院门口,飘云凌皱了皱眉头。


警车上接着跳下来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弟弟和他的大学同学云暮湮,飘云凌额上青筋跳了跳。


做完了检查听完了医嘱的花舞剑在夙浅的陪同下也正巧走到门口,他有些惊讶地向站在台阶前的飘云凌和日月劫打了个招呼,“好巧啊老飘——”


然后就看到一个疑似他老公的身影远远的跑了过来冲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肩膀,眼睛发亮地盯着他望了几秒钟,直盯得花舞剑开始头皮发麻,柳词终于把他揽进怀里,他叹了一口气:“果果,你吓死我了……”


花舞剑安抚性拍了拍柳词的后背 “还不是你自找的,都TM怪你”


跟着柳词一起跑过来的云暮湮环顾众人,干巴巴地评论了一句:“人挺齐的啊”


日月劫扯了扯飘云凌的袖子:“原来花舞剑也怀孕了啊,好巧啊”


飘云凌朝日月劫笑了笑,转头给了柳词一个“回去再找你算账”的眼神,然后温和地跟花舞剑说:“那正好一会一起回去吧。”


目送那一家人携手离开的身影,想到自己一路开着警车违反了多少交通规则的云暮湮惆怅地叹了口气,他想要点根烟,刚摸到打火机,又想起了这是医院,更兼自己的女朋友正虎视眈眈的在一旁盯着他,只得作罢。


为什么我要掺和这家人的家庭纠纷啊,云暮湮在心里呐喊着,但他转而又想起了开车来的路上柳词说的话:


“开快点云母眼!我儿子以后可是要叫你干爹的!”


哼,干爹是吧?要花舞剑求我我才会当!

【词花】Family Issue (上)

#RPS圈地自萌勿扰真人

#XTM设定的ABO

#很雷很狗血,慎入,带一点飘劫

柳词站在自己家楼幢下面的草坪前面来回踱步墨迹着,路灯下一只平时被他和花舞剑喂熟了的流浪猫安静蹲在一旁,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有家不能回的柳词和无家可归的猫儿面面相觑,柳词试图调动睡眠严重不足的大脑想出一个解决目前窘境的方案。


距离他被花舞剑赶出家门已经过去了15分钟,说是赶出家门也并不十分贴切,因为当时花舞剑只是指着大门对他说了一句“滚出去”,并没有动手把他推出去,也没有上脚把他踹出去,他自己怎么一时上头真的就出门了?


冲动是魔鬼呀,柳词自嘲着,TMD忍一时风平浪静,那个时候就赖着不走呀,花舞剑能忍心真的把老公赶出家门吗,不可能。


初秋的夜晚凉风习习,加班到10点多才回家的职场新人柳律师被吹得一阵瑟缩。他胳膊肘里还夹着工作的资料文件夹,刚刚一进家门就和花舞剑吵了起来都忘了放下来,钥匙和钱包都被扔在了玄关里,柳词一脸愁苦地看着手机仅剩的15%电量,修长的手指在通讯录靠前的那几个名字之间划来划去。


果果 —— 柳词抬头看了一眼,三楼的灯都黑了,他怕是已经睡了……


老飘 —— 嘶……还是先别让老飘知道吧,再说了这么晚了去找老飘再把梁某吵醒了怎么办……


于是柳词在跳过了自己的老婆以及已婚的亲哥这两个选项之后,拨通了某位未婚独居人民警察的号码。



“你好呀,云母眼!”


“WCNM,柳词!” 打开房门的云暮湮热情地问候了柳词,而对方不为所动拎着一提啤酒熟门熟路走进他家然后瘫在了沙发上。


“不是,这是什么情况——”他被迎面飞过来的一听啤酒成功打断了问话。


“云母眼,你好呀,别说话,过来喝酒”


云母眼接下那听用来袭警的啤酒,走近几步,不出意外的看到那个向来酒量不济的学弟喝了半瓶啤酒就已经脸庞通红眼神迷离。


“……劳资真是艹了”


花舞剑并没有睡,他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脑子里滚屏的是他曾经学习过的医学常识,每一条都支持着他疑心却并不想接受的结论:他应该是真的怀孕了。


他发觉这件事有两三天了,这个发现搅得花舞剑心烦意乱。这是花舞剑作为住院医的第二年,柳词刚刚毕业开始在律所工作,两个人每天忙得天昏地暗,一周都见不了几次面,“和柳词生个孩子”这件事还没有在花舞剑的人生计划清单上排上号,猝不及防发现自己可能怀孕了,他甚至都没鼓足勇气去做个检查确认一下结果。内怂而外凶的花舞剑这两天把毫不知情的柳词凶的一头雾水,今晚柳词不过是两小时没有回他消息,竟然就这样被他赶出家门了……怀孕的omega激素影响情绪也太可怕了,花舞剑把脸埋进枕头里痛苦地腹诽着。


这件事要现在告诉柳词吗,柳词会不会也觉得很麻烦……


孩子生下来谁带,打包送给老飘吗?


新装修的房子有甲醛吧,怀孕了住着会不会影响孩子……


甜酒蛋和傻逼怎么办,柳词的家里人万一不准养猫了怎么办,傻逼会不会咬我儿子?


这孩子是意外怀上的的万一有个什么智商问题怎么办,将来会不会考不上大学……


花舞剑卷起枕头包住自己的脑袋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都TM怪柳词,他无辜个P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花舞剑思考自己孩子能不能考上大学的思路,他立刻从枕头上弹起来摸过放在一旁的手机,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屏幕上亮着的“鸽鱼”两个字,哼,现在知道打电话了?


按了接通键之后,手机那头却传来了花舞剑大学四年最不对付的某位同学的声音:


“喂?花舞剑!你老公现在在我床上呢!”


“……神经病” 花舞剑想都没想就挂断了电话


云暮湮望着被挂断的手机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喝了点啤酒就醉的意识模糊,抱着他的枕头眼泪鼻涕糊成一团嘟囔着“果果不要我了”的柳词,只觉得眼前一黑,他决定重新组织一下语言再继续跟这位醉酒人士的家属控诉。


又打了几遍,花舞剑终于还是接了云暮湮的电话:


“菜逼剑纯有话快说”


“你和这个孤儿气纯到底怎么啦?吵架也不能霸占别人家啊?他喝醉了在我这哭你不要他了,眼泪鼻涕全抹我枕头上了,能不能管管???”


“……咳咳” 倍感丢脸的花舞剑顿时气焰消散,“那你,你就让他睡你那儿吧”


睡NM啊那我睡哪啊,云暮湮只觉得脑壳发分,“我不管你俩有什么毛病,明天我直接开警车把他丢回去”


“……”

20180906飘词花之牵着你的手进房子的剑气花

B站柳词视角 AV31245076 剑纯:飘云凌,气纯:柳词,奶花:花舞剑


P2


组排的第二把柳词就卡了被抬走,14分09秒


词:老飘你也卡吗


飘:我好卡,就是那种一顿一顿的


词:我也是一顿一顿的,那应该刚才那个图的关系吧


花: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也卡了(词:你不卡吗?)


花:(拍手)我也卡了!上把!卡了卡了卡了


词:笑死


飘:(笑)


(这个强行卡了融入集体的萝北也太甜了叭)


58分43秒 遇到对面52的剑霸秀


花:NM这霸刀是太狠了


花:散排的吗,这霸刀不管队友的


词:应该组排的吧


花:那为什么,不管队友


词:都2500多的大哥还散排呢,大哥别搞我


词:(看了弹幕)对面52,这样的吗


花:52为什么不管队友啊


词:那他,那他觉得不打你没机会呗,那还不简单吗


词:注意点啊,谨言慎行哦,MD,搞毛呢


飘:(笑)


花:我就问他为什么不管他队友,没毛病啊,他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词:(笑)其实我都不知道你说了啥,你知道吧,但是直播间说了一句,说“他喷52,这么狠”,我也不知道你说了啥(笑)


(警告他的小奶花谨言慎行的柳词也是超级A了)


60分 33秒,遇到对面神奇宝贝的秃螺毒,宝哥的和尚,大王的奶毒ID“剧毒的萝北”


词:“剧毒的萝北”


花:诶,我有印象


词:这不是你的号吗,怎么就有印象了呀


花:昨天碰到过的


词:可以


(柳词鸽鱼注意你的发言好吧,萝北ID是可爱的花舞剑,不是剧毒的萝北谢谢)


P3 2分23秒 上一把遇到对面气花毒开场萝北被对面气纯八卦,老飘被对面花间乱洒抬走


花:别跟我聊天,MD,别跟我聊天


花:你TM上去跟我一顿聊


词:谁TM跟你聊了呀


花:你啊


词:别别,这也能我的锅,别搞,真的别搞


花:别聊,好好打,别聊


词:笑死


飘:(对面)气花花


词:气花花吗,那来了好吧,看看哪个更难打好吧(笑)


花:差不多,没什么区别好吧


词:打不了,会玩的根本打不了


花:别跟我聊天


词:笑死


(萝北觉得是柳词和他聊天分心了,结果后面每把开打前自己和柳词还是该聊的要聊的,控制不住)


20分51秒 前一把遇到双毒秀,柳词被蚀心期间丢了一个神奇的八卦,不知道给了对面哪个毒经,老飘单杀了奶秀,出来之后词花两个人一直在讨论那个奇妙的八卦:


花:你到(对面)临死你八卦才用吗


词:对呀,对面都退了呀,对呀


花:那你,那你TM骗、骗人


词:我骗、我骗个啥,我开场问奶秀能不能打一波然后他交蝶了,我八卦就没用过呀


花:你最后肯定用了一个


词:没用没用没用真没用,用了吗?


花:要不然对面,一人一个毒经都吃过八卦,瞎八卦就赢了


词:不是呀,但是我感觉我最后八卦CD真没好呀,我用了一个吗


花:你用没用你不知道啊


词:(笑)我忘了我忘了,你突然这么说我真忘了好吧,真忘了真忘了


花:用没用还不知道,瞎打就赢了


花:用就完事了,随便打


词:笑死


(说好的不聊天,一个失踪的八卦洞玄让词花两个人像聊“你上个月工资钱花哪去了”一样投入)


24分01秒 又遇到了之前因为萝北和柳词聊天把老飘秒掉的那队气花,开打之前的词花两兄弟:


词:又是这气花,大哥希望不要这样死了这把


花:可以,千万别跟我聊天


词:笑死


56分22秒,飘词花三个人聊线下一起吃小龙虾的故事:


花:上海的(小龙虾)还行啊


词:上海的,对啊,跟花舞剑一起的那个是吧,那个叫什么来着,很火的是吧


老飘表示红盔甲不好吃


花:你可能不饿,饿了就好了


词:我看你们都吃光了呀


飘:那不是呀,那是花舞剑他们几个人吃的


词:(笑)可以


花:饿了,饿了一顿吃


词:还要搬到面前吃好吧,我有印象


(非常好养活的萝北以及对和他一起吃饭记忆深刻的柳词)


66分56秒 对面冰歌歌,剑气打死冰心之后冰心被杯水拉起来


词:核弹真来了,他全技能的


词:我八莫问,帮你


花:救救救


飘:NM花舞剑被平了都不报的


词:他被平了莫问八莫问八莫问八,奶歌要开圈我推他,传影子开的没办法


飘:有没有无敌啊


词:没有,40秒40秒


花:死是死不了好吧


词:我冰心推下去,无敌30秒 (花舞剑被对面冰歌留在台子下面暴打,两只羊在台子上面)


飘:我、我、我我们跑吧要不,让他玩吧


飘:走吧走吧走吧别管他了


词:别别别,救他救他救他,要救要救,跑真没了


花:死不了,有折页


词:那我死了,我走了我走了,你去死吧,我、我我走了


飘:说了让他死,我们两个还能打一打


花:我是太难死了


词:冰心八冰心八没事!


词:他还有10秒,我无敌也还有10秒,冰心我再推


词:莫问青玉流帮你北斗


词:梵音了推我,诶~我无我,诶~我再给你一个无敌(给花舞剑落了无敌)诶~气不气 (对面冰心杯水时间结束)


(老飘要卖萝北,柳词究极保奶人格上线,可以说非常情咩了)


71分49秒 对面明歌毒,柳词继续情咩教科书示范:


词:有危险吗花舞剑 (萝北1.5W血在被明教打, 柳词目标选中萝北)


花:没没没(开了水月跑远了)


词:OK (还是蹑云跟了上去)我救他我救他,我要保他,你帮我盯平沙,明教我推


74分07秒,赢了明歌毒出来之后,萝北在等待排队的时候看到附近一个ID“又菜又不努力”,立刻把这个ID贴到了队伍频道


花:又菜又不努力,说的就是你


词“(笑)说你呢,天天划,MD


81分06秒 对面丐惊


花:救!无敌!


词:给了给了(萝北1983血柳词给出了无敌)


词:丐帮一刀(抬走对面丐帮)


花:MD,他——


词:被恶狗了是吧


花:他恶狗为什么能往回打的呀


花:(笑)满血喊救


词:对你刚刚那波可能稍微晚一秒我就给不到了,因为我那波也在打


花:你点着丐帮落就行了


词:肯定选着你落稳一点呀,万一你被一掌墩出去了


(情咩教科书高阶示范:奶花残血给到无敌,赢了之后还要夸奶花无敌喊的快,很精髓)


P4


23分24秒 对面策藏秀,打了11分钟之后萝北和对方的藏剑都被抬走,剩下剑气和对方的天策奶秀打残局


词:(站在柱子后面对老飘说)你去找个柱子,他可能要突你了,你去找个柱子,我无敌50秒


飘:我跟你说我给他半个小时他都打不死我


词:(大笑)这么狠吗


(这局最后打满了15分钟剑气靠着赛点领先赢了,老飘中二起来蝶服霸主上身的感觉好狠)


36分10秒 对面丐惊,开场柳词被鲸鱼推到然后被丐帮墩住,然后落了无敌,接着萝北满血被丐帮一掌秒掉


词:你小心!——再见


词:(笑)


花:我又死了


词:死不了是吧,加1%化劲死不了是吧,我TM看着烟雨行过来你就要死好吧,我的


花:我又死了,我玩NM,我怎么又死了


词:刚刚那波你绝对是能按技能的


花:我在读条


词:我下次不这样上了,有点蠢,已经第二次了


花:三个会心必死好吧,不管是哪三个会心,必死


词:我下次不这样上了,头疼


词:(笑)我的,是我让丐帮可能攒了龙头好吧,让你死了,他应该是有龙头的那波,他墩了我30秒,也不是30秒,20秒


花:你可太菜了吧,你太极不会往前丢的,NMD第一天玩纯阳吗


词花两兄弟复盘了一会,下一把开打了才发现老飘没开麦


花:老飘没开麦,上把


词:应该没开麦


飘:麦坏了,上把我的麦坏了


词:麦坏了吗,这么真实


词:没事没事,我的


花:上把麦,麦的锅


词:(笑)麦的锅(笑)可以


(主动背锅的柳词和甩锅给老飘麦的萝北,两个人都太可爱了叭)


43分18秒 上一把遇到对面田螺鲸鱼奶毒,柳词最后跑太远被千秋万劫轰死抬走,萝北很气:


花:XJB跑,有用吗,人家田螺都是40尺的攻击距离,跑NM呢


词:(笑)我不跑我也死了呀,我身上有穿


花:你不会进房子啊,看到这个房子没


词:房子下赛季给你拆了,还房子


花:会进柱不,会进房不,就知道跑,弱智


词:(笑)我的(笑)笑死


花:太菜了,你这真是菜的过分


花:要我牵着你的手领你进去是吧,不会进房子是吧,就知道跑直线,跟个二愣子一样


词:我TMD两个蹑云走的,搞蛇呢


(牵着你的手领你进房子是太狠了,这个萝北怎么肥四)


44分49秒 老飘的无我顶了萝北的春泥,萝北发出一声惊呼


花:啊呜


词:春泥无我又顶了是吧,牛逼呀,我溜了,再见


(不是柳词顶的春泥,但是他听萝北的惊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59分53秒 最后一把剑气花内战,打了11分钟最后萝北被八卦,柳词等着萝北八卦结束给他技能,萝北以为他自己会无敌,结果柳词被抬走,出来之后复盘:


花:过年!


词:(笑)我以为我死不了呀,相信你呀MD


花:我都被八卦了


词:我知道呀,因为我觉得——


花:你TM这么自信,以为好像有东西一样,有春泥有什么蛋壳,结果啥都没


复盘了几分钟最后一把之后 62分06秒


花:我当时好像在看你的血


词:我是残血

花:还不落无敌!


词:笑死(笑)意思是这锅,说到最后就是让我背个锅是吧,我的我的我的,我应该落无敌,我的我的我的


飘:有一说一,那八卦应该是结束了


词:(笑)我伤害的计算不够准确好吧,我的我的(笑)无敌过年


飘:花舞剑是在等那个无敌是吧


花: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在干嘛


词:肯定是在想,这煞笔气纯无敌过年好吧,都几千血了还不无敌,我听风也不按,你去死吧,是吧


花:我怕,重了呀,那把双唐门那把不就是无敌和听风重了你死了


三兄弟约了第二天的双气,然后继续复盘,一晚上30-7,输了七把每一把的锅都要分的清清楚楚(每一把的锅萝北都想让柳词来背)再次提到输气花的那把,65分56秒


词:气花你的锅吧,我都说了聂云八卦了你还能吃到


花:NM别,就那一把,你TM跟我一顿聊


词:(大笑)又,又是我的锅意思是


花:就是你的锅,NM,(笑)聊啥呢,JJC都开门了还聊


又讨论了一会这赛季剑气的现状,复盘即将结束的时候


77分03秒 


词:今天其实打得还可以好吧,不过好几把不该输


花:哼哼


词:哼哼个啥呀


花:最少三把不该输


词:(笑)


花:那三把,换作我都能赢


词:(大笑)我TM信了


(萝北的哼哼真的超级可爱了!)


……

……

……


柳词鸽鱼要不要这个月的时长了呀,还不开播,等一个今晚的飘词花剑气/双气花好吧,希望我能奶中


20180907久违的飘词花双气花冲分

花舞剑视角 B站AV号31285882 双气:柳词, 飘云凌


P1 00分26秒 听起来刚睡醒的萝北和说话很温柔的柳词


词:你steam是挂着的还是在玩的呀,昨天我看你


花:我,挂着的呀,我不知道玩啥


词:吃鸡呀,还能玩啥啊


花:不想玩啊,啥也不想玩


词:那你下载了有个蛇用,是不好玩,早玩腻了已经


花:哎,玩回阴阳师算了


词:早没玩了


花:(打哈欠)


刚开始打的时候因为老飘需要复健加上花舞剑刚睡醒,一度四连败,萝北一直说着要换剑气,柳词很耐心的慢慢顺萝北的毛,每场输了出来:


第一场


花:还不如剑气呢


词:真的假的,再打打,再打两把看看要不要换


第二场


花:谁TM告诉你两个气纯好打的


词:(笑)没打过呀,确实挺一般的呀,都挺一般的,剑气其实也挺一般的,这赛季


第三场 对面剑丐


花:换不换


词:不知道呀,你问老飘呀,要换就换呀


花:没用,剑丐我都不知道怎么赢


词:等一下吧,他应该在打电话


第四场 对面气花


花:我们掉了TM20分了都


词:(笑)1-4 20分,这TM也太真实了吧,不好打,气纯这赛季就是垃圾好吧,不好打


后面飘词花三个人渐入佳境,开始连胜,柳词继续慢慢哄萝北,哄人教科书示范如下:


35分34秒 


词:都多久没打双气啦,本身这赛季也不是什么好的配置,又不像上赛季,输了正常


37分 30秒


词:逐渐走上正轨,好吧,还可以,剑丐那把老飘,我看他没动,他在接电话


花:动啥,他动不了


词:不他能九转的,那波肯定能九转的


飘:哎这些什么买房装修的好烦,一直打你电话


41分13秒 对面策鲸秀


花:天策能死啊,天策能被双气纯打死的,都TM


词:嗯?


花:菜,那只能是这样


词:只能这把让他死一把了,好吧


(这把确实打死了对面天策,柳剑神说到做到也太A了吧)


51分19秒 对面策藏秀


花:水榭用了(同时)词:奶妈是不是水榭也交了呀


花:嗯,那只能,只能杀他


词:那只能下波给你表演一波杀他了吧,这奶妈,有本事别跑


花:嗯


词:别跑!


(对面的奶秀别跑,我方气纯要表演一波杀奶秀来逗他家奶花开心)


55分01秒


词:逐渐走上正轨,嗷,这游戏,难玩


花:以后再连输四把,纯瞎来


词:(笑)这也可以,笑死


词:现在开始,应该输不了一把好吧


67分21秒 


花:双气纯拿花间一点办法都没有,花间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不死就不死


词:对呀,就跟奶花一个道理呀,那确实没办法呀

花:那你为什么说双气纯好打要打


词:我什么时候说好打了呀,我只是说这赛季没打过,玩一玩


花:NM你说比剑气好,一顿吹怎么玩


词:剑气也不好打呀,一样的,你真别以为剑气昨天打的还可以就觉得这个配置——


花:我没打就知道双气纯没有剑气好打了


词:(笑)意思就是说这赛季剑气不是最差的配置是吧,双气是最差的配置是吧


花:肯定还有更差的啊


(词花今天讨论的主题:剑气好打还是双气好打,主要是怪一直闭麦的老飘是剑气双修,前一天飘词花的剑气打得很快乐)


70分23秒


花:双气纯不能带奶花,要带奶毒


词:(大笑)唉,NTM….


(柳词肯定是想起了曾经双气带奶花还是带奶毒的约战了)


78分45秒 赢了对面冰心毒经奶毒(萝北:我不知道双气怎么打死对面,对面有200种方法打死我们)出来之后


花:输赢都无所谓,什么队都追着我们打


词:那TM没办法呀,被追着打,这就是游戏呀,被追着打也是一种荣幸呀,是吧


88分35秒 之前遇到阿越的策藏秀柳词被峰插之后秒了,第二把继续遇到,阿越YY密聊柳词


词:TMD是阿越,卧槽我还翻了半天记录


花:(语气突然变凶)他密你干嘛 


词:这个是他呀


花:赢了就来密一下是吧


词:没有,他问我怎么不开技能,我说我没技能


花:那等会这把打死他你问他,你怎么不开技能


词:笑死,说的好像能打死一样的


(连续遇到阿越的策藏秀三把,前两把输了最后一把打死了对面藏剑)


P2


25分26秒 对面策鲸秀


词:我无敌无敌无敌


花:(25尺外蹑云冲进柳词的无敌)我不进无敌享受一下啊


词:(笑)那你下波死了,真的


花:他敢打我吗,我就想问他


29分02秒, 打死对面鲸鱼赢了之后


词:这队我天策你鲸鱼,老飘奶秀,应该也能打出这效果来好吧


飘:我奶秀应该跟这差不多好吧


词:(笑)我天策应该差不多,花舞剑鲸鱼应该也差不多好吧


花:我鲸鱼应该会点个钩子好吧(笑)


飘:搞不好你鲸鱼还比这鲸鱼强一点


(两只羊一起夸萝北的鲸鱼,萝北:我鲸鱼死是不可能死的)


31分08秒 遇到对面神奇宝贝的花歌毒(劫神宝哥大王)


词:这TM不会是梁某吧


飘:是他


词:干他干他,小花间搞毛


31分58秒 双气双八对面花间和奶毒之后抬走了劫神


词:他死了我跟你说,还太阴还太阴


花:不可能,你TM——(劫神被抬走)


词:不可能?你看莫问在哪里,还在平奶,还在平老飘呢,不可能


飘:这破习惯,真的是,永远都是这样,都不给技能


(神奇宝贝曾经的双羊出来复盘的时候严肃批评了劫神和宝哥,挖一点点飘劫糖吃)


(P2 飘词花三人主要讨论气纯在比赛中的艰难处境,听了很难受,但是讨论着演变成飘词花一起吐槽技能策划就很快乐)


56分08秒 遇到对面双和尚


花:(被击倒抢珠)打死我


词:NM别吓我呀大哥


(这一把打了六分半,两只羊给了萝北三个无敌,抬走了对面奶秀柳词还要回头给萝北落最后一个无敌)


65分 33秒 再次遇到阿越的策藏秀


词:这天策没山没虎,老飘,打天策!下波打天策了


飘:花舞剑再抗一下,我马上八奶


词:可以


花:我是太能抗了


词:给你无敌抗(萝北此刻身上有化生势)


双气抬走了对面天策,萝北丝血被藏剑追上


花:无敌没用


词:再给你无敌好吧,假装有用假装有用(萝北被打死)


词:27尺,哎,NTM


花:我有化生势,有啥用啊


词:假装有用啊


花:好假装


词:(笑)


(残局双气打死藏剑赢了)


花:NMD还骗我假装无敌,有啥用啊,假装


词:那TM也太远了啊,我无敌没用啊


花:我不要啊,你自己留着啊,给我有啥用啊,还假装有用,你是太狠了


词:好急好吧,27尺,给不到


(好假装无敌,要不是太远了这个假装无敌柳词肯定就给萝北落下了)


一波9连胜之后,74分54秒


飘:后面还好一点了,开局2-4,卧槽


词:前面主要花舞剑这B一直搞,搞着搞那的


花:搞,搞啥?

词:都多久没打了,本身就不好打,输很正常好吧


飘:我跟你说,我上次B站杯打完我就再也没上过剑三


词:(笑)是不好打,打了十几把就看的出来这配置,这赛季确实挺平庸的


花:你还想打十几把,打第一把之前我就说了


词:打第一把(笑)这么猛的吗


花:我不是说了吗,还不如剑纯


(这个柳词把人哄好之后,等萝北心情好了还要回头批评一下的,问题很大)


77分34秒,对面鲸鱼藏剑,老飘身上被挂了穿心,有化生势,差点被秒,残血了花舞剑才给到折页,秒爆


词:诶!别别别!诶诶诶!


花:折页破了


词:啊哟,鲸鱼抓死,鲸鱼抓死,没事,卧槽了


花:春泥


飘:花舞剑,我懂了好吧,NMD你这个两个技能,永远TMD的到最后才给我


词:(大笑)


花:NM你冲到人脸上去了,给不到呀


词:MD我都说了直接给了,我前一波我就说了,直接给


飘:打到现在我就享受过你两个折页,一个还是两个,卧槽


词:(笑)


飘:就没给我折页,真的


词:早说了直接给了,还省


飘:我们今天打了三十多把了,我就享受过你一两个折页,卧槽


词:(笑)


飘:听风我多一点,折页真的没看到过


词:还省,还没被秒怕好吧,还省,日了狗


飘:(笑)柳词你有没有吃到过他的折页,反正我没有吃到过,真的


词:我也没怎么吃过,我最多吃春泥,好吧,折页很少


花:又吹,折页吃很少是吧


词:本来就是呀,是很少呀


花:上把折页没给,没给这个风九卿啊


(来自词花端汤扛把子飘云凌的控诉,老飘说打了三十几把折页没怎么给他,萝北没反驳基本上默认了,接着柳词说折页也没怎么给他,萝北立刻反驳,你们两个人问题真的好大)


83分13秒 遇到对面前十队伍的明歌毒,双气抬走对面莫问之后,萝北在后面被明教疯狂输出被缴械


词:交技能啊, MD,别省了大哥


飘:(无奈)好我给你我给你(给花舞剑落了无敌)


词:(大笑)我要笑死了


(花舞剑不给老飘折页,老飘还得给他无敌,心疼一下为词花端汤的老票风)


P3 25分43秒


花:我天天在这玩NM奶花没用呀


飘:那你要玩什么


花:打比赛又上不了


飘:为什么上不了


飘:你跟我们两个气纯打,你只上得了奶花,兄弟


花:没用,对面上个剑丐


飘:你如果跟我们两个打,你的出场奶妈就只能上奶花了,其他奶赢不了


花:我已经自己把奶花ban了,不可能再上了,没赢过好吧


词:笑死


花:胜率为零,别跟我谈这个配置奶花好,我不信


词:主要现在折页算赛点,奶花很蠢,知道吧


(想起了飘词花的体服搞蛇战队,真的希望哪天真的比赛上能有这种真实的快乐)


31分15秒 刚开始复健剑网三的老飘表示遭不住了要去吃晚饭休息一下,约了当天晚上的8点半继续打


词:八点半集合那就,解散!好吧,解散,吃饭去,谁鸽谁是狗好吧,再见


(然而当天晚上三个人都鸽了,飘云汪,柳词歌汪,花舞汪你们玩的好呀)


39分26秒 A7要花舞剑带甜酒蛋去拆线,票风知道了之后表示允鸽


飘:唉花舞剑你去就是了,等一下我跟柳词两个人随便玩一下,你不要着急回来打,吃个饭什么的


飘:你放心好了,今天这个狗你当不了,没关系的


(飘总真的好温柔啊)


……

……

……

(等一个下一次飘词花的双气组排,昨晚鸽了,今天下午也鸽了,不知道晚上会不会继续汪汪汪了)


20180822依依不舍的气花花双气花Cast飘劫词花

上篇请看池哥的repo


B站柳词视角 AV号30070501 气纯柳词 花间日月劫 奶花花舞剑


P4 20分13秒 之前沉迷呼吸且感冒状态不好的劫神花间复健艰难


词:我真是日了,大哥要不以后你天天玩花间吧,我有点受不了你这花间了(笑)


劫:(笑)


词:报警了,这花间要不换花舞剑上吧


劫:我上奶花也可以好吧,我的奶花有说法的


词:我有点受不了咧这花间


花:你奶花奶我的时候能不能找到我在哪呀,奶我,你奶着奶着,找不到我了


词:(笑)


劫:(笑)


(受不了劫神的花间但是受得了萝北的花间是吧)


22分41秒 对面策藏 柳词打死对面藏剑之前


词:(大声)梵默悠着点啊!(抬走对面藏剑)


花:切,他还想来杀我


词:他估计要缴械秒你知道吧,天策风都开了


花:我看着他呢兄弟,他一切我就星楼了


词:(笑)笑死,又NM装,等等“诶没切出来被缴被缴,救!” 是吧,笑死


(这一段花萝北骄傲的语气超级可爱了)


42分07秒 对面气冰,对面气纯是六合流,柳词先抬走了对面冰心,对面气纯还在七星萝北


词:让他抓呗让他抓呗,这么想抓让他抓呗,六合来了!


花:他为什么抓奶啊(萝北被七星加八卦)

词:你死了!!!还为什么抓奶 (萝北太阴)诶


花:你不是让他抓的嘛


词:(笑)这样的吗,我还以为你真没得解,兄弟,我还以为你真没得解呢,吓死我了 


花:你不是要让他抓吗,试下伤害,伤害挺高的


词:(笑)试下伤害,你跳了一跳你都差点死了


(这个萝北也太听话了叭!)


42分50秒 萝北回弹幕(他那天本来已经收拾行李准备明天出发去北京参加828了)


花:今晚不睡了好吧


66分59秒 对面剑藏,日月劫血线过山车之后击杀对面藏剑


花:不是你,你顶着他读条,有点狠啊


劫:(笑)


词:你TM差点被秒了,我真日了,还水月爆发,还好花舞剑在奶你,要是一般来说那波花间应该开南风了,应该是按南风了,你还打,卧槽,好猛


词:你这花间问题有点大,剑藏脸上读条是吧


然而在86分35分,有一次遇到剑藏的时候,柳词被对面剑纯人剑


花:你TM太狠了


词:剑飞骗了的,没事


花:你站着没有太极的地方读条,你,你TM跟他学的吧


词:(轻声)我没读条呀


(萝北:好的不学尽学点坏的,是谁带坏了我调教好的气纯)


72分30秒 遇到对面气歌毒,一顿5分钟的乱打之后柳词单杀了对面气纯


劫:我TM好远啊卧槽


词:我单杀!你别来了!NTMD你这个废物花间我真操了

劫:(笑)


词:(笑)啊哟我好急啊梁某


(恭喜劫神喜提爱称废物花间)


P5 3分45秒 排到对面剑霸,柳词非常清楚的记起了当晚他们之前遇到的另一组剑霸:萝北的心动剑纯藏小邪


劫:前面有个剑霸


词:排到那个剑霸是那个藏小邪


花:藏小邪 (和柳词一模一样的语气念人家的名字)


词:对呀,想啥呢


花:(他)把你安排了


(你们两个对藏小邪记得也太清楚了吧)


这一把他们气花打剑霸非常的戏剧性,柳词全程被压,“完了我死了”“诶没死”“我真死了,死中死,死透的死”“还好”不断重复之后突然“霸刀一刀了呀!还转!还转!”抬走了对面霸刀,帅呀柳剑神


49分08秒 日月劫表示自己要养生要早睡,再打一把溜了,柳词约第二天的气明


词:明天下午怎么说呀,我们要不整个气明?


劫:也行呀


词:几点啊,最近老飘是不是回来玩了呀


劫:对对对,噢噢噢,明天下午,明天下午我要跟老飘——


词:诶


劫:搞一个


词:(笑)笑死


劫:改天好吧,我们择日再约


花:差点他就鸽了

词:是的


花:约了两个


词:是的,差点就约了两个了好吧,这B好吧,然后又说诶忘了忘了忘了到时候


(飘劫词花太甜了叭,那天晚上他们打气花花的时候消失很久的老飘还出现在柳词的直播发弹幕批评劫神的花间了)


52分03秒,最后一场气花花赢了之后,柳词立刻开始和萝北约下一个场子


词:(对劫神)撤呗撤呗,解散,辛苦辛苦,空了约吧


劫:可以,撤啦


词:(立刻对萝北)我们还有没有场子呀花舞剑,没有就。。撤退


花:NM还有20分钟你要啥呀


词:20分钟也可以,搞个场子呀


花:你有号吗,搞个号怎么样也要10分钟吧


词:有没有人是关键,号肯定有呀


花:有没有号是关键,人肯定有


词:人肯定有吗,这样的吗


花:但是现在20分钟,谁愿意会来


词:一个半小时吧,到两点呀


花:人家一点钟还在?


词:到两点呀,是的呀


词:“来,搞”老飘说了来搞,老飘上剑孤名,来来来来,来搞来搞,把梁某踢了


花:你是不是直播时长不够啊


词:我够呀,我咋会不够啊


花:那NM你要打到两点

词:你不打我就关直播了呀,想啥呢,老飘上剑孤名吧,上吧,毕业的


花:(睡意朦胧的声音)要打什么呀,剑纯吗


词:双气呀,剑孤名咋就剑纯了呀,双气呀


花:(打哈欠)(对11A7)煞笔,你来收拾下东西呗


11A7:可以


花:你别光说呀


词:(对老飘)上上,你有账号密码没,你来花舞剑YY,我们在花舞剑YY,你直接过来


花:我被留住了呀


词:老飘太久没玩了带他复健一下好吧,省的明天到时候,这个梁某已经是演员了,是吧,到时候两个演员可能把奶妈给搞了,不太好,好吧,到时候两个演员苦了奶妈不太好


词:稍微玩一会呀,又不影响,你不是晚上要看TI的嘛,稍微玩一会嘛


花:对呀


词:稍微玩一会嘛,不着急


(对萝北恋恋不舍想要继续和他打还要拉老飘作借口的柳词,困到打哈欠也要陪他打的萝北,以及突然出现接替日月劫的老飘,飘词花这三个人也太好了)


55分20秒


词:等花舞剑,等花舞剑828回来了,我们,这个队可以加气纯进来,双气花继续整起来好吧


飘:花舞剑去几天


词:他至少得一周吧,明天就去了至少一周吧


(等花舞剑回来了X1)


P6 飘词花的双气花起飞


2分13秒 第一把遇到气花花输过两次的花歌毒


词:这把应该报仇了吧


花:这双气纯,更难


词:别别别,吊打,双气吊打


(突然自信又膨胀的柳词,真实的快乐)


3分37秒 柳词被平沙


词:他要开我的,要来救我


飘:嗯


花:凭什么开你啊


词:他凭什么开我


花:对呀他凭什么开你呀


词:断我


花:然后呢


词:水月乱洒,无我了,然后呢,然后我差点死了还然后呢


(萝北:有我奶你他凭什么动你啊)


8分36秒 双气抬走对面莫问赢了


花:他要限制我,他要压制我


词:笑死


花:他不想让我读条


词:啥情况呀,怎么感觉这配置双气比气花好打了呀,啥情况,梁某人呢,日了狗了


花:梁某不会驱散的呀


词:划是吧,终于我们这边的卧底找出来了,划


劫:(笑)你们在玩什么啊,双气纯吗


词:双气呀,对呀,等花舞剑回来了把气纯加进来好吧,到时候整一波,双气

(等花舞剑回来了X2)


23分58秒 已经1点过后的JJC没什么队在排了


词:排两分钟吧,排不到就改天玩呗,花舞剑估计要整理下行李去


花:嗯


词:等回来多玩玩,老飘都,你应该最近都有空了吧 (等花舞剑回来X3)


飘:嗯,我现在每天玩剑纯


词:玩剑纯吗?别玩剑纯呀


飘:都玩都玩


25分16秒


词:这都什么蛇皮,10段的,这把打完溜了吧


飘:溜了溜了


词:等828回来到时候约双气呗(等花舞剑回来X4)


飘:这段时间去散排玩一下


词:你复健一下好吧,复健一下,但是你散排可能会把你打自闭好吧


飘:嗯,我那天散排了一下


词:打自闭了是吧,(笑)我这两天真的已经被打自闭了


花:六合呀六合


词:六合散排那更自闭了大哥,你自己玩的开心,但是赢不了好吧,你可能还要被队友喷


飘:是的,我那天就被队友喷了


词:对呀,被队友喷哦,我昨天就被队友喷了,“我TM没毒你八卦奶妈干嘛呀,八卦有用吗”,我能说什么呢(笑)


飘:(笑)


花:(打哈欠)

飘:不来北京玩的吗柳词


词:我应该不来好吧,月末,懂的吧


飘:哦


花:月末。。干嘛,你不是说你时长够的吗


词:我每天混当然够的啊,但是我要溜出去玩就不够了呀


花:我现在就已经够了


词:这么狠,怪不得这两天很混是吧


(花萝北那两天没直播柳词你都知道的吗,好狠)


27分17秒 飘词花三兄弟开始讨论坐飞机会慌的故事


飘:我上次和花舞剑去哪的时候,那飞机摇成那样,我看你一直在睡呀


词:(笑)真的假的


花:我TM,我是,装的呀


飘:装的?噢——


31分55秒 老飘建议萝北跟西山居说换高铁票去


飘:很近呀,长沙到北京,六个小时


花:不是有人一起吗,所以就坐飞机了


飘:谁一起啊


词:云卿悠跟泠兮墨 (柳词鸽鱼,谁和花舞剑一起走你倒是挺清楚的呀)


词:他们应该都有邀请的,就一起的


花:有一起的话,那飞机上还行,聊聊天


词:一起,一起个毛,他们可能比你还更紧张呢,还还还好好好,好个蛇好


飘:我跟你说,铁甲小宝那个胆子,到时候他要握紧你的手的


词:(笑)


(宝哥真的是个怂怂的弟弟啊)


35分32秒 飘词花讨论老飘去玩逆水寒的故事


词:我就直播的时候玩下剑网三,平时几乎不上的,好没意思这游戏现在,你们又去玩其他游戏了,等——


飘:我也不玩了


词:对不玩了可以约一下


飘:还是剑网三好玩


词:(笑)真的假的哦


飘:真的


词:那游戏凉了吧,应该凉了吧


飘:凉了凉了


花:什么凉了


词:你说什么凉了,不能说的那个,你也去玩了呀


37分45秒


花:吃东西去


词:去吧去吧,到时候回来约呗老飘,到时候等,等花舞剑回来


飘:可以啊


(等花舞剑回来X5)


38分24秒 和老飘约好了双气和剑气之后,他们散场了,柳词和弹幕聊天


词:没呀,那本身,我玩游戏本身就和这几个人玩好吧


词:散排没办法呀,我这游戏是最不喜欢散排的


弹幕让他多约约花萝北


词:那意思是两个人能打JJC是吧


(空巢自闭散排鸽鱼,以后要多主动约约花萝北啊)


59分16秒


词:到时候看看,等他们828回来了,双气剑气约一下 (等花舞剑回来X6)


……

……

……

萝北828之后去了宁波啦,可惜好像并没有见到柳词,等一个回长沙之后约好的气花,双气,剑气,总之不管是什么配置,是飘劫词花这几个人就会很快乐